【REBORN - 砂糖五題】2.溺愛




「阿綱可是我最疼愛的可愛師弟喔。」


那時候,陽光很刺眼。

金髮男人的笑容卻更讓人睜不開眼睛。

「只要是阿綱想要的,我都會為你辦到。」

有一瞬間真的被感動了,無措的張開嘴。
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那個看起來很可靠的師兄卻因為左腳踩到右腳身體失去平衡撞到旁邊的玻璃窗昏了過去。


「……」非常不可靠阿,無聲的嘆息。




╳╳╳



看著窗外發呆,被獄寺擔心的聲音喚回神。


「十代首領,你沒事吧?」
「嗯嗯……只是想到一件小事而已。」托著下巴,無聊的轉著筆,但通常轉不過第三圈,鬱悶。
「難得今天一個閒雜人等都沒有,十代首領工作的很順利呢!」獄寺高興的在行事本上劃掉完成事項。

「阿綱!」說曹操曹操就到,書房大門被用力打開。
迪諾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卻因為撞到書櫃整個人跌了出去。
一個拋物線,落進了阿綱的懷抱中。
迪諾順勢緊緊的摟住阿綱的腰,一顆頭耍賴似的磨蹭著阿綱軟軟的肚子。


「我不管!我不管!阿綱你要幫我作主!」
「……啊?!」
「恭彌都不跟我出去約會,你放他幾天假嘛!」
「……」

突然覺得腦袋裡,一把火從中燒起。
阿綱捏住迪諾的雙頰,狠狠的扭了很多把:「不要為了這種事特地從米蘭跑來拿坡里……你不會打個電話就好了嗎?」生氣,很生氣,尤其突然想到這個人以前對他說的話再對比現在他的舉動,更是生氣到了極點。

被推開的迪諾含著淚揉著紅腫的雙頰,嘟著嘴巴,阿綱的小脾氣越來越大了。

不過他馬上又投入阿綱的懷中,抵在阿綱的肚子上。
咧開嘴巴,露出最燦爛的笑容。




「因為我也好久沒見到阿綱了啊。」





不知道是第幾次,他無奈的嘆氣。



╳╳╳



看著阿綱遞過來的放假批示單。


「……我不想放假。」披著西裝外套的男人冷冷的瞇起眼睛。
「雲雀學長──」阿綱頭痛的放下手中的文件,麻煩的師兄跟麻煩的學長。
看著阿綱頭痛的模樣,雲雀低下頭,重重的咬了他的脖子一下。
「嗚。」痛的縮起來。
「你太寵那個笨蛋了。」舔了一下嘴唇。

雲雀拿起假單,轉身就走。

無奈的趴在桌子上。
自言自語。

「誰叫他是我師兄嘛……」




                                      End.



───────────────────────────



後記:

好像是砂糖文又好像沒有甜到,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囧
大概是D雲→綱這種感覺?

其實只是想寫黃金獵犬撒嬌的模樣(遠目)


                                                                                                    2006/11/07 Dalus.

    全站熱搜

    da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