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說好HIT文沒生出來不開文區,
所以只好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把新文貼在這邊了(毆)

很久之前就想寫的文,
只是配對換了XD

就這樣啦。





【REBORN】Non avere pieta.勿有惻隱之心 (X27)



  黑影飛躍於夜幕低垂之時,瓦利安的工作向來就是夜晚的清道夫,為彭哥列壯大的道路掃一掃礙眼且麻煩的小石頭。鮮豔的羽毛髮飾一閃而過,手下們疑惑的看著工作尚未結束但卻率先走人的首領。老大!他們驚訝的喊道。披在肩上的黑色大衣飄了一下,Xanxus沒有理會他們。

  不過是一些小紙屑罷了,連吸塵器都用不著。長髮的食人鮫惡狠狠的揮刀,讓紅色的線條揮灑創意,同伴們卻一下子變得像洩了氣的皮球,工作態度因為低氣壓的離開而變得隨便而鬆散。
  
  老大那麼早走幹嘛阿,嫌麻煩吧,小不點你覺得呢,No money no talk,喂喂喂!呀……可愛的語氣翹起了尾指,一臉神秘兮兮的說:我知道,肯‧定‧是‧女‧人。眾人以漏網之魚的慘叫作為驚愕的結尾。

  當初就說好,輸了,就是把一切輸給對方。所以即使再怎麼貪婪、飢渴、不耐煩,Xanxus都會嚥下躁動的唾液。主人說開動前,絕對視若無睹。不,他永遠不可能變成忠心的狗,他是野獸,給他肉,或許就可以考慮做你短暫的盟友。

  無聲的腳步按著主人的步調移動,回到彭哥列宅第的Xanxus沒有驚動任何人,不過是第二別館,這裡原先就沒有瓦利亞的容身之處,相對的本家的莊園也沒有那個人的立足之地,他還不夠資格。來到四樓樓梯口,一整層都是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居所,書房的燈已經滅了,出任務之前他看了一眼還亮著的燈,心裡想著這件殺人滅口的工作是他下的命令嗎?忍不住狂笑,喔,那隻孱弱心軟的小羔羊,他可是驅使一群獅子去給他摘草──吃吧,草枝上鮮艷欲滴的可不是晨曦的露珠,你就顫抖的、不甘心的把鮮血吞下去吧。他握住門把,有一瞬間猶豫。

  然後門往內開了。

  你回來啦,辛苦你了,Xanxus。一臉溫和的表情,笑的好像他是出去分發禮物的聖誕老人一樣,什麼事情都不知道般的表情,虛假的令他感到噁心。你要休息嗎?他堵住那張開開闔闔煩人的嘴,相對瘦小的身軀很輕易的被壓倒在地,有一瞬間僵硬,卻還是馴服的任他掠奪口中迷津。騙人,眼睫毛害怕的顫抖,圈住他的腰的雙手悄悄放在他腰後的槍套之上。口舌瞬間分開,他頗有興致的舔了一下嘴角。好啊,我給你機會,你拔啊。蒼白的手腕瞬間僵硬了。

  於是Xanxus關上門。

  好害怕,Xanxus的牙齒咬上脖子,好痛。看著他皺起那哀愁的眉毛,握緊了拳頭卻不反擊。既順從又帶著反抗心情的任由自己扯掉他的衣服,那種真拿你沒辦法的眼神做作的讓人想挖掉,你以為你是獻祭的純潔羔羊嗎?他惡意的在他的耳邊說道,婊子還裝什麼忠貞烈婦。

  果不其然,他毫不意外的讓他打了一拳。羞恥?你想說這不是你自己願意的嗎?你想說都是老頭子的錯都是家光的錯?


  沒錯!綱吉氣的發抖,難道我自己想過這樣的生活?我應該沒用一輩子廢物般的活著,好過成天坐在看不見窗外景色的書桌前批改一堆走私、洗錢、政治黑幕甚至殺人放火的文件!

  見鬼的你作夢去吧!Xanxus狠狠的親吻著他,全世界最該下地獄的羔羊。綱吉用盡全身力氣一樣的摟緊他的脖子,如果能這樣掐死你就好了!激烈的喘息聲回盪在空曠的房間,槍套被硬扯下來丟到一旁,身下是零散的衣服,抓住對方的頭髮,好像要吻到窒息。被分開雙腿,被進入,沒有一點前戲,野獸般的作愛。用力、再用力一點,沒錯,越痛越好。我們之間不需要溫柔,因為我不可以是一個慈善家,你明白。眷戀的眼神、小心翼翼的撫摸肌膚、在耳邊低喃的情話,通通忘了吧。痛到眼角滴出淚,好熱,體內的火焰燃燒著,渴望著,渴望著。直到肌膚燒灼,直到我的心不再痛,大聲的喘息,在彼此身上留下印記,你在不高興些什麼?除了裝做不知道我要怎麼活下去?這個殘酷的世界。


  我想要的,你給我奪來。
  你想要的,請繼續渴望。


  而在我點頭之前,你只能壓抑,不能說不。
  我不可以是一個慈善家,你應該明白的。




                                     End.
───────────────────────────────────────

後記:

X27萬歲!還有里繃對不起這本來是你的文阿XD
                                                
2007/01/08 Dalus.





    全站熱搜

    da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