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來訪者(綱中心)


*本篇的時間點為十年後,以十年後為「現在」,所以文中的十年後等於「二十年後」。


-------------------------------------------------------------------------



.



  等綱吉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被一群人簇擁著離開那個混亂黑暗的倉庫,然後坐在一家餐廳裡,呆呆地的吃下前菜、沙拉、佐盤,隨著一陣濃郁的香味,連主菜都上了。



  「現在是……?」事情發生的太快,導致大腦呆滯,綱吉有點遲疑的看著十年後的夥伴。雖然終於可以靜下來吃晚餐他很高興(十年後的大家已經不會搶座位真是太好了),但是,五分鐘應該已經過去了吧?


  「綱就這麼討厭看到我們嗎?」骸泫然欲泣的咬著叉子。

  「不是這樣……」綱吉慌張的擺手。


  「十代首領,我……我很高興看到十年前的十代首領的啊!!」獄寺開始哭泣。


  「獄寺你別哭了……」


  「阿綱,我們可是很期待讓你見識一下十年後的我們喔!」山本拍拍綱吉的肩膀:「反正看來短時間你也回不去,那就別想那麼多啦,船到橋頭自然直。」


  「可是……」綱吉猶疑的咬著下唇,想到剛才的混戰,不知道十年前的大家現在怎樣了。


  「……菜快涼了。」雲雀認真看著綱吉的眼睛。


  「……噗嗤,呵!我知道了!哈哈哈!」看著雲雀那副認真的表情,綱吉突然笑了起來,整個緊繃的身軀倏地放鬆:「雲雀學長真不適合說這種話呢……」真不知道自己在煩惱什麼,反正十年後的自己總有辦法的吧?


  「恭彌,你都叫我恭彌的。」雲雀不悅地糾正。


  「那個不重要!你也都叫我『親愛的骸』的唷~」六道骸一把推開雲雀,一臉期待的看著綱吉。


  「你這個混帳……」雲雀殺氣騰騰的舉起拐子打過去。


  「既然這樣!十代首領,請你也叫我隼人就好了!」獄寺滿臉通紅的說道。


  「咦?」


  「阿綱,我們都認識二十年了,你也叫我阿武嘛!」山本笑嘻嘻的勾肩搭背。


  「欸?」




────────



Italia Napoli (義大利拿坡里)




  那不勒斯灣,卡布里島,彭哥列宅第。

  本來總是關的緊緊的書房大門大開著,因此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十年後的彭哥列首領的辦公情形,他兩腳交疊大剌剌的放在書桌上,右手拿著披薩咬著,左手飛快的在電腦鍵盤上移動。




  如此粗俗不雅的舉止,套到十年後的綱吉身上卻無任何不妥,他無論何時都透露著一股從容不迫的優雅。


  「十代首領,這是今天需要處理的文件。」獄寺抱著一疊抵到下巴的文件走進書房。

  「哦?我看看……連這種小事都需要我處理,彭哥列是沒落了嗎?拿下去你們自己看著辦。」綱吉只是隨手翻閱了一下,便把文件丟回獄寺手上。


  「可是……這些都是十代首領平時在處理的……」獄寺不知所措的答道。


  聞言,綱吉抬起頭來,緩緩的對著獄寺一笑:「隼人──你不是我的左右手嗎?」


  「是!我知道了!我絕對不會辜負十代首領的期待的!」獄寺興奮的抱起文件沖回自己的辦公室,這可是十代首領對他的器重啊!!

  

  一直坐在一旁沙發上看自己書的里包恩沒有任何反應,他只是看了心情看起來很好開始哼歌的綱吉一眼。




────────




  「嗯……首先是這樣吧?……這個詞是……」


  書房裡只點著昏黃的檯燈,綱吉低頭翻閱著文件以及義日字典,即使來到十年後,每天一早就要做的學習功課還是得做,不然回去後被里包恩抽察時他就完蛋了,幸好十年後的自己書房裡基本工具書還是有放的。


  「十代首領!你在做什麼?!」

  「哇──獄、獄寺?!」綱吉被突然衝進書房的獄寺嚇了好大一跳。


  「十代首領,現在才早上五點連天都還沒亮阿!」獄寺指著時鐘說道。


  「我、我吵到你了?」綱吉推了推滑落的眼鏡:「還是已經有文件要開始處理了,沒關係,拿上來吧。」


  「不是──十代首領!」獄寺激動的抓住綱吉的肩膀。


  「呃?……是?」綱吉呆呆的看著獄寺。


  「請你去睡覺!」獄寺不由分說的關掉檯燈,把綱吉抱起來衝回首領的房間。


  「等等!獄寺!那是我每天都要做的作業啊!」被放在床上的綱吉掙扎著要起來。


  「不行,你還在發育啊!每天都要睡滿十二個小時才行!」獄寺嚴厲的把綱吉按回床上。


  綱吉哭笑不得的看著獄寺:「獄寺,我都已經二十三歲了……而且睡十二個小時什麼的,沒有那個時間阿,除了學習語言,我還得去批改文件、視察地盤、處理家族紛爭、還要跟其他家族首領會晤商談……」來到義大利後,連好好吃一頓飯都很困難了,他還得學習如何當一個稱職的首領,根本沒有睡覺的時間。



  「所以讓我起來!」想到這邊,越來越覺得不能睡覺的綱吉拼命推著獄寺。


  「不行!睡覺!請你睡覺吧!」獄寺則是死命的要綱吉躺回床上。





  扣扣。




  敲門聲響起。


  「「!!」」拉扯著的獄寺和綱吉驚訝的轉頭看向突然出現在門邊的人。



  「……這是在吵什麼?」男人倚在門邊,冷冷的抽著菸。




  「里包恩先生!你回來的正好!十代首領他不聽我的勸阻休息,拼命的想要去工作,請你好好勸勸他吧!你看!他連黑眼圈都出來了!」獄寺大喜過望的跑到好幾天不見人影剛出完任務回來的里包恩跟前告狀。


  「這樣阿……」里包恩吐了一口白煙,眼神望向在床上坐起身來的綱吉,平淡的臉上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獄寺你在說什麼啊!應該是工作為上,里包恩也是這麼認為的吧?」頭痛的綱吉無奈的嘆了口氣:「而且,不正是十年前的你們這樣說的嗎?」他看著里包恩以及他身後被吵醒不知何時出現的骸、雲雀等眾人。




  砰!



  「我要……拼……命……睡覺……」綱吉軟軟的倒在床上,昏睡過去。


  「里、里包恩先生?」眾人呆呆的看著里包恩手上那把還冒著硝煙的槍。


  「都回去睡。」一句話就清空了現場。



  里包恩倚在門邊又抽了幾口煙,踩掉菸蒂,提起腳邊的行李箱走進綱吉的房間。



  他脫下帽子和黑色風衣掛在衣架上,西裝外套放在沙發椅背上,將行李箱的衣服一件一件放進衣櫃裡掛好,剩下五六把不同型號的手槍和微型炸彈則收進衣櫃的隔層夾櫃裡,然後踢掉皮鞋和襪子。



  赤著腳走在鋪著大地毯的地板上並不覺得難受,他扯開領帶,捲起襯衫袖子,走到大房間另一邊的小吧台為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



  然後又走了回來,坐在床邊的窗邊平台上,小口啜著酒,看著窗外卡布里島的美麗海景,晨曦已微微昇起。


 
  「……這邊做好了……嗯……明天還有……會談……不……趕快回去……不行……」床上的綱吉翻了個身,斷斷續續的說著夢囈,眉頭緊緊皺著,雖然被打了一槍強迫睡著了,還是睡的不安穩。



  放下酒杯,坐到床上,冰冷修長的手指安撫似的順著綱吉的頭髮,擦過他緊皺的眉頭,指尖描繪雙眼深深的黑眼圈,指腹輕輕的按壓乾澀的唇,最後懲罰似的用力捏了捏柔軟的臉頰。






  里包恩靜靜的勾起嘴角:「真是的,蠢阿綱。
 








待續……


-------------------------------------------------------------------------


因為沒法上網,無所事事下的產物(汗)
二十年後的女王綱不是主角,山本獄寺雲雀骸大人也不是主角,所以他們出現時總是只有說幾句台詞就下場的份,這篇的主角是十年後的阿綱嘛!
另外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


我對里包恩的私心實在太嚴重啦!! 
(喂!那些根本可以刪掉的描寫是怎麼一回事!)

沒辦法,我被ニトロ攻鉄筆下的里包恩殺到不行啊,真是只要一想到就臉紅心跳喘息嬌羞XD
這篇來訪者跟生日賀文是我最後一次描寫十年後的里包恩是小學生了……


怎麼想里包恩十年後都不可能是個小學生嘛!
因為阿爾柯巴雷諾的詛咒(很有可能是永遠長不大),加上里包恩曾說:「是夏馬爾把我從媽媽的肚子裡接生出來」(仔細一看,原來故事前面就開始恐怖了,里包恩的媽媽到底在哪裡?活著死了?阿爾柯巴雷諾又是怎麼出現的想想就OTZ)以及他曾經是迪諾的家庭教師--迪諾接掌家族也有好幾年了吧?從少年修業時到接掌家族起碼也經過五六年有,到里包恩去找阿綱後,怎麼想里包恩早就不只是一歲小嬰兒了(他還有四個女人,跟碧洋淇搭檔過,上述的事情都是在一年內做完的「過去」不可能吧!)

所以里包恩目前最少也超過十歲有了!

所以十年後的里包恩不是小學生,
是帥到不行的殺手哥哥!!


沒錯!就是這樣!!(拍案定讞)


啊,對了,這次獄寺的戲份也變多了(老媽子XD)

    全站熱搜

    da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