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 Kiss 2017.痛っ


18N(吧?)*不喜RL配對者誤入(不接受里包恩被我寫糟的傢伙更不要看OTZ



啊!又是十年後唷ˇ


----------------------------------------------------------------------------

.


  被壓制在冰冷濕涼的浴室地板上,由於不斷律動而滑下肌膚的汗水和冰冷空氣只是帶來難忍的暈眩感,藍波突然覺得很噁心。

  「啊……」肌膚與肌膚的摩擦,最私密可恥的地方被同為男性的人侵犯,羞憤之餘,還是可以被挑撥逗弄達到高潮。

  趴跪著的他,溼答答的頭髮蓋住視線,能看到的只有自己因為痙攣而浮出青筋的雙手,同時身後的男人離開他的身體。


  連頭都沒有抬,藍波拿起掉在地板上的手槍抬手就是兩槍,啪啦碎掉的玻璃門成功的讓男人逗留了兩秒。


  「……」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回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聽見輕的根本好似就不存在的足音遠去,藍波翻過身,躺在凍死人的浴室地板上,看著天花板上刺眼的日光燈,雙眼沒有焦距,雙唇吐出微弱的喘息,胸膛裡的心臟則用力跳動著。


  過了許久,他緩緩的弓起身體,雙手環抱住肚子。


  他馬的,居然給我射在裡面……



  「痛……要‧忍‧耐……」




.


Italia Firenze- (義大利翡冷翠)



  「藍波先生,請給我一束百合花。」

  窈窕的女人踩著高跟鞋踏進了偏僻街道內的波維諾花店。

  

  黑色西裝的男人走向共和廣場旁的百年老店Gilli咖啡館。


  

  穿著圍裙的背影頓了一秒,放下手中正在包裝的花束,轉過身來,已經是笑容滿面的招呼:「ciao, bellezza.(你好,美人)


  藍波拉開店內的藤椅牽著她入座。


  男人推開大門進去要了一杯咖啡。


  「你的嘴巴還是一樣這麼甜。」女人勾起愉快的笑容,帶著被尊重的驕傲感伸出左手,讓藍波紳士的低頭親吻,右手卻冷不防的往他的肚子一拳揍下去。



  苦澀的香氣在舌尖漫開,男人皺了皺眉頭。


  「痛!」藍波臉色蒼白的抱著肚子蹲下,無力的趴在女人的膝蓋上。



  「結帳。」他推開門走了出去。



  「壞小孩,你以為我吃你這套?」女人嬌俏的笑著,宛若盛開的白百合一樣美麗。




  待了四天,連咖啡都不好喝了。男人想。


  「……要‧忍‧耐。」話雖如此,眼淚卻已經併出眼角。



  任務已經完成,等下就回拿波里,他漫步著。



  「乖、乖。」女人帶著莞爾的笑容親暱的揉了揉趴在自己膝蓋上的藍波的頭。



  無意識的往偏僻的某條巷落靠近。


  她低下身子,在藍波的嘴唇上,輕輕的一吻。

  「……這是新的任務……限時明天下午五點前完成。」




  女人帶著銀鈴般的笑聲以及一束白百合花,走出花店。


  男人面無表情的擦身而過,偏頭看了一眼,走進花店。




.



  「真是痛死了……」藍波坐在地上,上半身無力的趴在藤椅中。

  來傳達任務就算了,打了他一拳,還順手牽羊走店內的商品也太過份了。

  正在自哀自憐,一道陰影倏地覆蓋了他,藍波抬頭一看──懷中的手槍還沒來得及按下板機,冰冷的槍口已經先行抵住他的額頭。


  「給你十秒,三選一。」里包恩拿出打火機,點了一支菸。

  「你也給個選擇內容吧?」藍波無奈的舉起雙手。


  「七秒。」徐徐地吐了一口煙。


  「喂……」


  「兩秒。」喀,板機微微扣下。


  「我選二!」立答。



  「很好,我喜歡。」黑色皮鞋踩熄菸蒂。


  

  「什、什麼啊?!──」本能的感到危險,藍波踉蹌的站起身來。


  「不要衝動,你一定是太久沒找女人了……」藍波退無可退的被逼近花店隔間休息室的角落。


  他曾經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殺了里包恩,雖然試了十年一次也沒有成功過,而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他也絕對,不可能接受,男人,尤其還很目中無人,令人厭惡的男人。



  「譬如你常找剛剛那個女人解決?」明顯敷衍的語氣,由下而上,里包恩的舌頭緩慢的從藍波的喉頭游移至尖尖的下巴舔吻著。



  「唔!……」瞬間他感覺自己全身一陣顫慄,開始發抖了起來。




  「嗯?說阿?說你喜歡這樣……」里包恩輕輕的笑了起來,右手則往下用力一握,揉捏著藍波男性的最敏感部位:「還有這裡……」



  連膝蓋都開始發軟,藍波覺得自己快哭出來了:「不要這樣,你……你前天不是已經做過了嗎?」莫名奇妙的出現在翡冷翠,莫名奇妙的強制徵收他的房間,還有莫名奇妙的找他上床陪睡。


  里包恩扯開他的圍裙,啃咬著他的鎖骨,連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哪根筋不對要來上一個男人,看著藍波拼命忍耐被挑撥的感覺奮力抵抗時,他已經順從本能的親上他咬的緊緊的嘴唇,粗暴的捏緊藍波的下顎,讓他痛的張開嘴巴,軟滑的舌纏緊對方的,窒息是唯一的目的。



  被吻了個七葷八素,衣服大開,襯衫釦子掉了一地,長褲被拉開拉鍊,雙手更被壓制在牆上,聽見里包恩壓抑的低低的喘息聲,藍波閉上眼睛:「拜託!……你至少也帶個保險套吧?」



.



  縱使在激情當中,里包恩的表情不改平淡,他直直的盯著身下的藍波。

  柔韌的軀體在他的擺弄下舒展,修長的雙腳緊夾著他的腰,臉蛋泛起了大片紅暈,漂亮的瞳孔渙散而無焦距。



  藍波痛苦的容納著里包恩在他的體內進出,他就像貓咪的一樣的低低嗚咽著:「痛……要忍耐……要忍耐……」雙手緊緊抱住里包恩的肩膀。


  為著這可愛的表情,里包恩忍不住更粗暴的貫穿他,讓藍波痛苦的弓起腰肢,在里包恩的背上留下抓痕,痛到淚珠子一顆顆滑落,不斷地吐出嘶喊到沙啞的呻吟聲,哀求的看著里包恩。


  那模樣甚至美麗到里包恩怔怔的發起呆來。


  「……」啊啊,是這樣吧,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餘地的。


  里包恩緩緩的壓低身子,在藍波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我需要你被我需要。




End.



  「不行,任務期限快到了……」兩眼黑眼圈的藍波掙扎著要爬起來,腰間的酸麻卻讓他徒勞無功的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昨天被這樣擺弄、那樣擺弄!一會翻過來、一會翻過去!


  搞的他全身痠痛,不能動彈的傢伙卻是爽完就拍拍屁股走人,要是沒有完成任務家族老大會罰他面壁思過一個月……




  再一次試著爬起身卻摔到地板上時,藍波終於忍不住咒罵起來。


  「
Scemo! Bastardo! Cazzo!

  「你就這麼想再來一次?」不知何時出現的里包恩端著盤子站在房間門口。


  「Che palle!才不是!!」藍波氣的滿臉通紅的大罵,掙扎的爬到窗檯前,拿起放在上面的手機快速撥了一組號碼。


  「打給誰?」里包恩走進房間,將放有早餐的盤子放在小桌子上,頗有興味的挑眉,看著藍波毛毛蟲似的蠕動著。


  藍波白了他一眼沒回答:「Ciao, Cara ... dove sei?(哈囉,甜心,你在哪裡?)



  完全沒注意到,里包恩突然冷掉的表情。


  「我……嘟嘟嘟……」才接不到一秒就被里包恩切掉。

  「你幹什麼?!」

  「蠢牛,我看你是還沒學到教訓……」

  里包恩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伴隨著藍波的慘叫聲。


----------------------------------------------------------------------------


媽呀,我居然寫了(抖)
不過,我我我……我果然還是不適合寫H文(死)
其實我只是想寫藍波哭泣受的畫面(萬歲!)
還有,里包恩實在是太帥啦!XDDDDDD


Scemo→白痴 
Bastardo
→混蛋 
Cazzo
→義大利人常常掛在嘴邊的髒話,意思是男性的生殖器,
     相當於美國人常常掛在嘴邊的
damnshit
   
(所以大家知道為何里包恩會接那一句了吧?XD)

Che palle
→煩死了

以上通通不要學,給我忘記他!(毆)



對了,在我的設定裡:

彭哥列家族根據地→拿波里
波維諾家族根據地→翡冷翠(花都啊!英譯佛羅倫斯)

這篇裡,里包恩是去出任務,才會到斐冷翠的。
Gilli咖啡館真的存在,很有名。
那個女人是自創角色,波維諾家族任務傳達者,不重要XD

其實我腦海中的畫面如果畫成漫畫,意境一定很棒吧。
寫成文字果然沒辦法完全表現出那種感覺,
漫畫有文字沒辦法達到的表現方式啊OTZ

    全站熱搜

    da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