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來訪者(綱中心)


*本篇的時間點為十年後,以十年後為「現在」,所以文中的十年後等於「二十年後」。


-------------------------------------------------------------------------



.



Italia Napoli (義大利拿坡里)




  那不勒斯灣,卡布里島,彭哥列宅第。



  「唉……」



  澤田綱吉,日本人,23歲,男性,普通人。

  職業……刷刷刷!


  手中鋼筆倏地把剛剛在紙上亂寫的幾個字塗掉,重重的靠上真皮柔軟的椅背。



  

  「我在幹麻阿……」綱吉心煩意亂的在偌大的皮椅上縮成一團,桌子上有一疊又一疊的資料以及書籍,衛星連線的筆記型電腦閃著冷光,隨時隨地都會有最新的消息需要他處理。




  然而綱吉只是盯著窗外湛藍的海水以及萬里無雲的晴空。



  「這裡是哪裡?」「義大利。」

  「義大利哪裡?」「拿坡里。」


  「拿坡里哪裡?」「卡布里。」




  無聊的自問自答,不過也僅限於此了。



  自從踏上義大利一年多以來,除了被緊盯著學習義大利文外就是被關在彭哥列位於拿坡里那不勒斯灣上卡布里島的本家中,拼命的學習著家族事務,拼命的處理著所謂黑手黨的工作。





  他一點也不了解自己在幹嘛,縱使這是自己的選擇。

  心情真是他媽的糟透了……







  『蠢阿綱,你在幹什麼?快點扣板機!』里包恩不悅的叱喝著猶豫不決的綱吉。

  『沒錯,十代首領,像這種跟政府通敵的敗類沒什麼好猶豫的!』


  『可是……』綱吉看著倒在地上的那人,他的眼睛裡滿滿是恐懼和求饒。


  『沒有什麼可是!別忘了……你是黑手黨!彭哥列的十代首領!』


  『我……骸!』綱吉驚愕的看著突然出現的植物穿透那人身體,溫熱的鮮血濺上綱吉的臉,弄髒了白色的西裝。


  『綱~這種事情不需要猶豫唷。』六道骸溫柔的笑著。



  

  『阿阿……Marie Marie……』
  微微掙扎的手,從掌心滑落的鍊墜,扣。
  彈開的鎖,裡頭是一張笑的很可愛的小女孩的臉。







  真是殘酷無比的笑容。





  


  他不喜歡殺人,不喜歡賭博喝酒抽雪茄,也沒有情婦跟任何不良嗜好。
  最喜歡發呆跟打電動。
  得意技是搞砸家族的生意以及讓彭哥列家族逐漸衰敗並且邁向毀滅。









  這真是世界上最扯的黑手黨首領了。










  「十代首領、十代首領!晚餐時間到了!」獄寺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綱吉猛的回過神來,時針正指著七,太陽都下山了。

  看著沒處理完的一堆公文……




  「我一定會被里包恩給殺了……」綱吉挫敗的趴在辦公桌上。




────────





  「綱~我要坐你旁邊~ˇ」

  「六道骸你這個傢伙給我滾開,能坐在十代首領旁邊的是我!」


  「去死吧。」拐子瞬間攻向兩人。


  「阿哈哈哈哈,真是熱鬧,我就坐在阿綱的對面吧。」


  「這是我的位子。」眼神銳利的十歲小孩搶先一步坐在主位的對面,喝了一口咖啡。


  「阿綱~啊~我餵你吃~」有著牛郎氣質的迷人少年紳士的切著牛排。


  「阿,藍波,不用了、我、我自己來就行了。」


  「……」

  「……」


  「……」


  「……」

  「……」

 

  「「「「「你這個波維諾家族的給我滾!!!!!」」」」」
  


  綱吉無奈的看著打成一團的眾人,每次用餐時都是一團糟,真是頭痛。




  「別吵了!快坐下來吃飯吧!」他站起來大聲說著,不過沒人理他。


  「嗚哇哇阿阿……」藍波被揍倒在地。


  「你去死吧!!」獄寺點燃炸藥。


  「里包恩!放下你的槍!」他趕緊護在藍波面前。


  「……要‧忍‧耐……」


  「哼。」雲雀一記拐子重重打上藍波。

  「嗚哇哇哇哇哇哇啊!!!!」藍波大哭了起來。


  「藍波,別哭了……骸!住手!」他回頭看著笑的
很溫柔的骸。

  「嗚……」藍波拿出了十年後火箭筒。


  「小心!」他拉起藍波躲過里包恩的子彈,藍波卻絆倒在地。


  「啊!!!」





  「「「「「綱!!!!!!」」」」」










  十年後火箭筒打中了他。











  一陣煙霧瀰漫。







 



待續……



-------------------------------------------------------------------------


第二篇出乎意料的生出來了!(握拳)
不過看完這篇,可能有些人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笑)
到底可以寫幾篇呢?其實我也不知道。
反正故事都想好了~寫幾篇就不用想太多了XDDDD

啊啊~好想寫到後面阿~
如果可以直接跳到自己想寫的片段就好了(毆)
囉哩囉嗦的鋪陳也是我可悲的天性阿OTZ

    全站熱搜

    da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